取笑馬保國并不厚道 金庸為何能成為真正大師?

时间:2020-05-22 作者:A8体育 热度:

  大家都在取笑馬保國。這不厚道。

  嘲笑本是给骗子的,可馬保國不是骗子。有人说骗人的最高境界是连自己都骗,馬保國并不骗自己,他是真信。人生七十古來稀,他以69歲高齡,慨然迎戰,全然不顧生命危险,没這樣實诚的骗子。何况他三次直挺挺地倒地,雖是败相,却不容易。不信,年轻如你,直挺挺地在自家床上仰倒或卧倒,還挺難的。

取笑马保国并不厚道 金庸为何能成为真正大师?

  想象力的呈现终端不同,决定了不同的人生走嚮。用筆的金庸成為一代真正的大師,使拳的馬保國被扣上僞大師的帽子。

  金庸寫出來的武侠,在玄幻與现實之间,但是合上書本,玄幻是玄幻,现實是现實。馬保國则把自己活成了混沌在玄幻與现實之间的武侠,看山是水,看水是山,也许祗有在被擊倒撲地的瞬间,才有清醒刹那,隨即重又坠入霧中。

  無论是馬保國,還是太極雷雷,都是無畏于應戰的,而且都打不服,除了信念從中支撑,還有什麼?馬保國自稱功夫是祖传的馬家内功,或许因為心理暗示,或许因為確有其物,自能感覺到一股真氣在體内運转,祗是外人無從得知。

  金庸的终端是無垠延展的纸麵,所以,構造出《清明上河圖》一般细腻豐富的武侠宇宙。馬保國的终端是自己的肉體,想象力的發散十分受限,哪怕他的看家本领“接化發”(接住對手的招式,化解掉力量,再给發力打回去)在金庸的小说裡,也祗是稀鬆平常的一招吧,僅够塑造一個人物使用,充其量與“以彼之道還施彼身”齊名。

  雖说每個國術大師都稱得上武侠作家,可受限于祗實践于自身,不但未能蜚聲文壇,還因為對自己的認知出现了偏差,而被取笑。

  (東方體育日報 劉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