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VAR的足球真不如以前足球比分了?你痛骂VAR 像極了爸妈

时间:2020-02-13 作者:A8体育 热度:

VAR!又是VAR!

VAR!又是VAR!

  還讓不讓人好好看球了!?

  這段時间其他幾大聯赛休戰,原本也就剩下英超還能填補足球狗们的空虚。谁知道比赛越開快車,闹心的事兒就像滚雪球那樣越滚越大,闹得锣鼓喧天鞭炮齊鸣。英超连戰三轮,VAR也不遗餘力成為主角,不知有多少球迷惡狠狠地在這三個字母後麵接上粗鄙之语呢。

现在要這樣看球了吗

现在要這樣看球了吗

  槽點當然很多:各種各樣的“體毛越位”频频出现,邊裁们看不出來,觀眾们看着也没啥问题,甚至丢球一方的球员都没看出哪裡不對,開始懊惱自己没防好……好家夥,他VAR大喝一聲:呔!哪裡跑!一阵火眼金睛,倒真應了解说员们在说起越位時掛在嘴邊的那四個字——毫釐之间。甭管頭發丝還是剃須刀片级别的越位,那都不在话下。

纍不纍啊?

纍不纍啊?

  “體毛越位”是一件事,另一點则是回看VAR的時间實在是長了點,而且時常無法给出足够清晰的解释。比如曼城對埃弗顿一戰,VAR介入去看馬赫雷斯和迪涅的事件,接连检查了越位、手球和身體接觸是否點球三個因素,最後大屏幕就一句话了事:决定已出,不是點球。我X,這麼點破事兒,這摺腾半天的!你要是在看比赛,不火大就怪了。

VAR!你看你幹的好事!

VAR!你看你幹的好事!

  “安息吧足球”,“VAR殺死了足球”,這都是看臺上出现的抗议標语。在這项新技術引入之後,足球比赛確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如今的足球或许不是很多球迷習惯的那樣了,尤其是對看球時间非常長的球迷而言。“還是當年什麼什麼時候好啊,没有這破玩意兒,那時候我们……”吐完這樣的槽,你會不會覺得這種長辈般的语氣有點耳熟?

想當年……

想當年……

  嗯,一代不如一代。這樣一句话,似乎伴隨着每一代人長大,你我幾乎都聽到過前辈们的這番慨嘆。没有VAR的時候呼唤高科技辅助,有了照樣说高科技亂七八糟不像话。實際上這就是一種思维惯性,经暦過没有VAR年代的人,现在當然更容易横挑鼻子竖挑眼。人们倾嚮于對自身的记憶進行美化,并且將自己的看法或者某项特質作為上一代人普遍具備的。

進球如果有问题,為什麼不能检查?

進球如果有问题,為什麼不能检查?

  在這種對比中,人们很容易混淆一點:不習惯,并不等于不正確。就像IFAB的秘書長佈鲁德爾所说,在理论上,一毫米的越位也是越位。就算這球已经進了球網,對方隊员也没有抗议,那也是越位。你不習惯無非是因為以前没有VAR的時候,這種情况没人看得出來,不代錶這個越位就不存在了。而如果進球本身就不该成立,又何來被VAR坑了進球一说呢?

如何應對體毛问题?

如何應對體毛问题?

  另一方麵,這不是技術本身的问题,而更多是執行问题。如果像門线技術那樣有一個即時做出判定的“越位线技術”,就跟是否進球一樣第一時间就知道是否越位,豈不是解决了反複劃线的蔴烦?如果有這樣的技術,判斷時间足够快,那體毛越位也没什麼好吐槽的——没過线一毫米也是没過线,這是同一個意思嘛。

製定规则的IFAB也在想辦法

製定规则的IFAB也在想辦法

  但顯然,這等技術條件目前是做不到的。没關係,VAR自己也有调整方案。IFAB的秘書長佈鲁德爾就说:“理论上,越位一毫米也是越位。但如果场上的决定是不越位,而且视频助理需要5-12個攝影機角度來證明越位的话,那麼原先的决定不應该更改。”换言之,再遇到這種非常微小的越位,场上裁判也没發现的话,可能就會推薦VAR此時保持静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