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场最招人恨又最值的足球比分红牌!谁不愛蘇神式手球呢

时间:2020-02-13 作者:A8体育 热度:

多值當的一张红牌啊!

多值當的一张红牌啊!

  “這是我本不應该做的事情,我嚮莫拉塔道歉。但那是當時我唯一能做的事情,因為他是一名速度非常快的球员。”——费德裡科-巴爾韋德

堪稱價值一個球的红牌

堪稱價值一個球的红牌

  西班牙超级杯决赛,0-0的比分维持到第115分鐘,莫拉塔獲得了直奔球門的單刀機會。在明顯追不上的情况下,皇馬中场巴爾韋德直接從身後铲倒莫拉塔,强行阻止了這次單刀,代價當然是一张红牌,没有任何争议。但這個红牌,價值無疑堪比一個進球:你再怎麼嘲笑莫拉塔的單刀命中率,真讓他這麼帶球衝過去,總還是一次很好很好的機會吧。

“幹得漂亮”

“幹得漂亮”

  有意思的是,在吃到红牌離场的過程中,在受到齊達内的鼓勵之前,馬競主帥西蒙尼還帶着複雜的錶情给巴爾韋德來了個帶劲的“摸頭殺”:小子,有你的啊,算你狠。球员時代都算不上老實的兩位主帥,當然都明白這個犯规的含義:一次恰到好處的犯规,一次有效的防守。果然,馬競没利用這個任意球做出什麼文章,拖入點球大戰的皇馬最终點殺捧杯。

  西蒙尼赛後也说了:“我告诉巴爾韋德,他做了那個時候他必須要做的事情。”

耍點心眼

耍點心眼

  在英语中,有一類球场行為被稱作“shithousery”,無论足球如何發展變化,這樣的行動總是會出现在球场上的。從字麵意思也不難看出,這個概念指的是犯點浑,耍點小手段,合理地利用规则來惡心對手。而與那些真正招人恨的陰谋诡计比起來,戰術犯规倒還算得上光明正大呢——我豁出去了,就要用這张红牌把你攔下來,哪管接下來洪水滔天。

40年前的那次犯规……

40年前的那次犯规……

  很難说這類戰術犯规究竟起源于什麼時候,但早在40年前的足總杯决赛上,就有這樣一次经典的犯规。在0-1落後的情况下,比赛第87分鐘,阿森纳後衛威利-杨從身後铲翻了即將闯入禁區形成單刀的西漢姆小將保羅-艾伦。杨後來回憶道:“我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。要麼他很可能就會破門得分,要麼我有機會至少讓球隊還留在比赛之中。”

  “于是我想:‘小子,去你的吧。’”

去你的吧!

去你的吧!

  “我是個後衛,我做出了防守。那不是個残忍的犯规,我也就绊了他一脚,他倒地了。艾伦對這球也挺無所谓的,他说,‘大哥,我也會做同樣的事情的。’我從未因此失眠過。”當然最终,威利-杨的犯规没能帶來更多幫助,西漢姆還是拿下了比赛。但當時的规则對這種犯规還不像现在這樣明確為红牌,當值主裁祗出了黄牌,這也引發了全國性的争论。

  對于這樣“醜惡”的犯规行為,《衛報》當時的點评就指出黄牌+任意球的處罚太轻了。而在兩年之後,這類戰術犯规應该被出示红牌的规则也正式引入到了英格蘭赛场。但正如《每日郵報》當時指出的:祗要這種犯规有收益,就會有人繼续犯下去。

红牌就红牌嘛

红牌就红牌嘛

  正如威利-杨所说的,他必須要在一瞬间做出决定。而在全程高能的足球比赛中,球员们之间也有那麼一套符合本能的行事方式,也就是西蒙尼口中“必須要做的事情”。但凡是心係球隊、非常希望取得勝利的職業球员,怎麼可能在還能铲到人的情况下放任莫拉塔那樣過去?别说现實了,你就是打游戲跟人對戰,巴爾韋德這種情况,你難道不去按铲球键吗?

  這確實有一定的危险性(畢竟有可能嘗试兇狠的故意犯规),對方肯定是恨得咬牙切齒,但這就是比赛必然會有的一部分——你没法用好或者壞去定義,牠就是自然而又必然有的,就像西蒙尼懂巴爾韋德,保羅-艾伦也懂威利-杨為什麼會這麼做。

這必須手球啊!

這必須手球啊!